just why am I so kinky...*no regret*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音乐剧是好文明!
艳文本命 布袋戏深坑暂脱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叶修&史艳文】Cultural Diversity 2.0

Fandom:全职高手/金光布袋戏

Pairing:N/A

Rating:Gen

Wordcount:3213

Notes:继吴邪和老叶之后的另一个杭州组!没有剧情,想象了一下相处之后的片段灭文。

Warning:奇葩脑洞!打tag的我手在颤抖【【【



I.

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人,手指维持着夹着烟的姿势,艰难地指了指沙发上打开的碟片。

“史……艳文?”

白衣乌发的侠客上下打量了一番,听见有人唤他名字,便轻轻颔首。

见多识广的现代人一时语塞,怪力乱神的人物却镇定自若,甚至开口道……

“这位公子,您的下衣……”

“嘶——”叶修愁眉苦脸地抖掉裤子上的烟灰。

好大一个洞,好悬没把腿肉烤了。

这一烫倒把他烫清醒了。他咳了一声,道了谢,径直走向DVD机。

光碟退了出来,套在那很可能是全联盟最金贵的食指上。

什么也没发生。

史艳文不知他捣鼓的是什么机关法术,却仿佛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两人望着那张薄薄的圆片,齐齐叹了口气。


II.

“此处非是中原?”

叶修顿了一秒,分神思考了一下“杭州在明代到底算不算中原”这种历史地理学问题,他还没回答,对面便改口了。

“抱歉,我是说……此处并非艳文所知的中原吧。”

“不是,”叶修想了想那个满口闽南话,还遍地绿光恨不得绿到骨子里头去的“中原”,果断否认,“这是杭州。”

白衣侠客眸光一闪,含笑道:“若是杭州……倒也是故地。”

叶修心想,不不不您可千万别往街上跑,一转脸给你发上微博你就火了,嘴里含含糊糊地说:“这杭州……唉,史……史先生你知道吧,这里,”他拿着烟的手指指脚下,“跟你那个地方,完全不是一个地界。”

他拎了拎自己大敞口的T恤,又指了指史艳文身上的宽袍大袖:“你这个样子,在我们这儿不太方便。”


III.

战术大师的脑子向来对付的是荣耀那种有精准的数据技术支撑的事物,碰上这等灵异事件,叶修也一脑子稻草。他有些为难地环顾了一下房间——幸好,休赛期全员放假,唯一有钥匙的沐橙和陈果让小唐带着出国旅游去了,还不至于被人发现把事闹大——决定先把眼前这位大麻烦锁在家里。

然后他看见了史艳文——笑容有礼,一语不发,甚至从谜之出现开始到唠嗑唠过一轮的现在半步都不曾移动过,摆在客厅正中央就像什么广场上的诗仙雕像——显然是不愿给此地的主人添麻烦。

叶修挠挠头,直截了当:“我暂时想不到送你回去的办法。你先在我这儿待着吧?”

不速之客叹了口气:“那便有劳。”


IV.

叶修实在是看不懂面前这位先生是如何将一身拖拖踏踏的累赘古装穿得行走自如的。他默默无语地领着史艳文在房里走了一圈,大致解释了一下各处的用途,最后在楼梯口停了下来,与史艳文相对无言了三十秒,终于说:“史……史先生,你要不……先换套衣服?”

然而翻遍了他空荡荡的衣柜,唯一全新的就是沐橙和陈果押着他买的衬衣西裤,合身得很。

——想他178的海拔,衣服给人家穿上短太多,简直给现代人丢脸。叶修心累地把西裤丢了回去,掏出一套不算太旧的T恤裤衩,朝外喊道:“一会儿我把门给带上,你就在这儿换吧……哦对了,有图案那面朝前啊。”


V.

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叶修没个正形,史艳文却腰挺得笔直。叶修左看右看,最后拽过遥控器,说:“我们……接着看?”

史艳文颔首,表示客随主便。

——然后他被奇怪盒子里闪现出的熟悉面孔震惊了。

屏幕上魔兵屠戮不止,叶修瞥见史艳文放在膝上的手慢慢攥紧,默默将光碟收纳盒向沙发垫里塞了塞,决定不让他知道这一切磨难只是编剧瞎搞的故事。


VI.

沐橙随手塞给他的碟只从这一季开始,叶修对这种剧情提不起什么兴趣,只在武戏时抬头多看了两眼。

屏幕里正演到夜探鬼祭贪魔殿,叶修认出了这一角白衣,不由又瞥了瞥身边——这位看着是个文化人,打起架居然还挺凶,简直就像是你满以为对方是个无害牧师,结果被对方上来一十字架撸掉了半管血。

他叼着糖又看了一会儿,喃喃道:“气功师……”

史艳文偏过头看他:“嗯?叶先生说我么?”

叶修指着屏幕里纯阳贯地亮闪闪的光效,道:“这个是你的技能?”

史艳文直觉自己与对方对“技能”的理解肯定有哪里不同,但他咀嚼了一刻这个世界的对话方式,决定还是点头称是。

然后他就被叶修的问题轰晕了,不是很明白面前这个明显一点武学根基都没有的青年,为何会对纯阳掌所需几分内力、如何发出、能造成多大伤害,和多久能发一次感兴趣。于是他体贴地起身,问是否要看自己演练一次。

至于蓝条血条CD之类听不懂的词汇,就当做是不同世界的文化差异吧。


VII.

叶修其实是不信的。

但在史艳文一记明显收了劲的纯阳掌险些轰掉半个客厅之后,五讲四美好青年、无神论者叶修站在一地花生瓜子开心果的狼藉之中,不得不信。

史艳文习惯性地掸了一下不存在的袍袖,显然没想到此人会不知天高地厚到捧着零嘴就往他掌上撞,尴尬道:“啊……艳文助你清理。”


VIII.

穿着叶修的短裤T恤,让刚才那个其实应该很酷炫的武功姿势显得有点傻气。

史艳文弯下腰轻而易举地摆好了大理石茶几的位置,叶修把目光从那段白皙的手臂绷紧的肌肉上挪开。

身为荣耀巅峰,却仍是一身软肉的死宅还是有那么一丝嫉妒。


IX.

“哎哟,这里!”叶修随手摁了倒带,屏幕中的史艳文又说了一遍:“艳文打算……这样离开。”

“咳。”史艳文看着自己来回放了两遍话,似乎有些尴尬。

“史先生的风筝战术不错啊。”

五分钟之后,史艳文发现自己居然和面前的年轻人讨论起了——如果你有五个人,如何攻入鬼祭贪魔殿——对方甚至还摸出了纸笔边说边画起了阵型和地形。

叶修丢下小本子,显然对这种战术——“副本攻略方式”——很满意。

史艳文的眼神从身旁如一只餍足的猫一般的青年身上转向了屏幕中的自己。

太理想了。

这孩子口中形容的五人配合,在当时的情景下,他并不被容许拥有……


X.

晚饭是叶修叫的外卖。

感谢中国人千年不变的餐具和用餐习惯。叶修递给史艳文一套碗筷,发现终于有一件事是不需要他来回解释古今文化差异的了。


XI.

一夜无话。

想什么呢,当然是分房睡的。

你看标题用的是“&”而不是“x”嘛。


XII.

第二天起来,他看到史艳文在宽阔的客厅里……仿佛是在打太极。餐桌上放着一碗水蛋,旁边是一小碟葱花。

叶修冷汗都下来了。

——昨天他只是随意解释了几句煤气炉的原理,今天这位大侠就敢开火……

——自己仿佛在睡梦中渡过了生死劫。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清粥,小菜,每天一只蛋。

厨房比他自己下厨的时候都安好。

——荣耀第一人也不是无所不能啊。叶修捧着碗自我安慰道。


XIII.

享受着穿越来客史先生准备的健康早餐时,他确实没想到这简直是给自己找了个爹,然而当夜幕降临时,这似乎突然成为了无法回避的话题。

虽然在他放着剧集打盹的时间里,勉强记得这位大侠是有几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儿子,但……

史艳文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湿淋淋的乌发笼在浴巾里,见他回头,便眯起蓝眼睛和善地向他一笑。

……但这个外貌也太有欺骗性了吧。

“小叶做什么呢?”史艳文掌中运劲,边慢腾腾地烘干头发边问他。

“打荣耀呢。”叶修将账号卡退出来,又挑了一张换上——给古代人史大侠解释电子游戏对于一个中学都没读完就沉迷游戏的人来说是个痛苦的经历,还好,这已经过去了!——然后趁着登陆的间隙问,“洗衣机你记得在哪吗?不然你先把换洗的衣服放浴室吧,我一会儿来拿。”

史艳文道:“不必了,我记得。”

等他和放假回家的方锐天南地北地打完一场,戴上耳机正准备复盘讨论一会儿时,史艳文挽着叠得整整齐齐的脏衣服走过来。看了看天色,又看看面前专注的年轻人,叹了口气。

“小叶,时间不早了。”他模糊地知道这个叫做“电脑”的小盒子里进行的奇怪打斗似乎是面前这年轻人的事业,却也能看出现在不是什么关键时刻——顶多是,武艺切磋完毕后的意犹未尽——便直接伸手摘掉了叶修的耳机,“你虽年轻,身体也经不起这般折腾。早些睡吧。”

叶修抢救耳机一把没摁住,再去关语音就晚了一步。

——完蛋。

远在青岛的方锐大惊失色:“不是吧老叶?你跟男人同居了?”

史艳文:“……”

叶修:“…………”

“咳,”叶修重新点开语音,严肃认真地说,“你胡扯什么呢,这是我……”

他瞟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刚巧看见鬓角上没盖住的一点银丝。

“……我表叔。他来杭州呆几天,住我这儿。你有这瞎掰的脑子不如再去试一遍刚才的战术……”

打发了八卦与脑洞齐飞的方锐,叶修长舒一口气,听到旁边轻笑一声。

史艳文居然一直没走,此时蓝眼睛里盈满了笑意。叶修摸了摸鼻子:“我总得找个借口……你别介意。”

“自然不会,”史艳文笑着应道,“小表侄。”


…………………………这个称呼真是太难听了。

自己给自己挖坑的叶修:扑街。


评论 ( 26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