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hy am I so kinky...*no regret*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音乐剧是好文明!
艳文本命 布袋戏深坑暂脱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存个废(雷)梗

离经第一次喊亚父的时候一时脑洞随便记了记,谁知还没来得及写回忆杀就糊了我一脸——法儒爸爸年轻的时候根本不是个正直、啊我是说、古板严肃的人……按照现在所知改了下人名丢上来,天迹就不改了反正官方还让离经叫天哥哥呢【哼

人物性格大写的ooc毕竟被官方设定打脸_(:з」∠)_

一个以君玉为后续的、十五岁健康青春期的擦边球【???

——————————————————————————————

玉离经小时候常做噩梦,一直是君奉天带着睡的。

十来岁的时候,他在学里已常常被夸赞少年老成、出口成章,晚上睡觉却还是常常不踏实, 君奉天不在的时候,天迹就隔三差五悄悄去他房里看。

某日天迹去他房里看时,发现这孩子根本未曾安眠,而是坐在床上不知道发的什么呆。天迹赶快进去问他,离经啊你这又是怎么了?玉离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把被子一裹道,我没事您快去睡吧。天迹看他遮遮掩掩,摁着他的脑袋说藏了啥不给天哥哥看啊——趁他不备,一下就把被子掀开了。

床单上就一滩,白白的。

玉离经脸更红了,缩在床脚也没话好说,讷讷地低着头。天迹一眼望去心里透亮,再一看离经,猛然想起他那师弟是绝对不会给小朋友进行青春期性教育的。他正要说话,离经先端端正正地跪坐了起来,说,您……请回吧,离经这就去清洗。

天迹噗就笑了。他走到外间柜里取出一套干净的里衣回来摁着玉离经换,换完俩人挨着坐在床边干净的地方,天迹捏了一把离经的小脸,说我们离经长大啦。

玉离经说天哥哥你别笑我了我都十几岁了还……脸红得说不下去了。

天迹真是想给他补一补这青春期性教育啊,但是他觉得照他的教育法,等师弟回来八成要被追着砍到满院乱跑,于是他只好揉揉离经的头毛,说这跟你小时候尿床可不一样,这说明你的身体准备好啦,可以做大人才能做的事啦。

玉离经问,那是什么事啊。

天迹说,那你得去问我的好师弟。

玉离经被他摁在蓬松的衣服里,困意席卷而来,含含混混地问:是可以跟义父一起去办事了吗……

天迹哑然失笑,看来这孩子对每次不能跟奉天出门怨念真是不小,再低头一看,离经窝在他身上都快睡着了,只好轻轻把他抱到外间的榻上,又解下外袍给他披着,一边拍着背一边自言自语地数落他,你这小崽子,到底是谁捡的你回来,你倒天天惦记着奉天那个面瘫。

第二天一早离经红着脸摇醒了歪在他枕边睡着的天迹,俩人趁小师妹还没来,偷偷地卷起床单被褥跑出去洗了。

隔天,外出归来的君奉天被天迹押着去对离经进行了简短的,男人和男人间的信息交流。玉离经虽然不太明白身体变化的意义确切是什么,但却全程臊得不敢看义父的眼睛。

晚上该就寝了,玉离经给君奉天铺好床,抱起自己的枕头就往外溜,还没走到门口便被一把薅住后领。君奉天道,这么晚了,你要到哪儿去。

玉离经看着脚尖说,离经回房歇息,就不打扰义父了。

——他分到的那间寝室隔着十几进院落呢。

君奉天把他的枕头拔出来,说,胡闹。

然后指了指床,说,去歇着吧,你明日还有早课。

玉离经不动,说,我怕污了义父的床褥。

君奉天:……

君奉天只好一手枕头一手崽地把他往里间带,把崽用被子裹好之后板着脸说,不会的。

结果一语成谶。

次日清晨,君奉天看了看手边黏答答的液体……果断把手边的少年挖起来,趁着迷糊给他换好衣服,轰他去上学。天迹过来喊他吃早饭,正要惊讶一句今天离经真早,就被师弟揪着,俩人一起又吭哧吭哧地洗被褥去了。

只此一次也罢,结果隔三差五都是这个情况,君奉天隐约觉得有些不对,但又觉得小孩子年轻气盛,大约也没办法。终于某日,君奉天醒来正要叫醒 玉离经去上学时,发现他红着小脸跪坐在褥子上。

君奉天:醒了?

玉离经点点头。

君奉天“嗯”了一声便要翻身起床,手摁在一滩粘稠的液体上,他坐起来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离经就扑上来用袖子紧张兮兮地给他擦手,一边擦一边道歉,到最后几乎有了哭腔。

君奉天只好把他揽到身边坐好,揉捏着他后颈说你没有错义父不怪你。他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刚刚把这崽子捡回来的那一年——天天哄夜夜哄然而迷你离经完全是个精力充沛的哭包三人轮班都要哄不过来——没想到长大了还是这么能哭。

天迹一推门就是这么个场景,他笑嘻嘻地走过来问君奉天,师弟你又罚他了?

君奉天给了他一个白眼,瞎说。

天迹举起袖子给离经擦眼泪,说,小哭包都长成大哭包啦,天哥哥都要哄不住啦。你义父又怎么委屈你了,告诉天哥哥,天哥哥帮你打他出气好吗?

玉离经咬着唇说,没有,是离经失态了。

天迹正要直起腰,一眼瞥见了熟悉的案发现场。

于是他严肃了一秒,问君奉天,好几天了?

君奉天点头。

天迹摇摇头,说,师弟啊你真是失职。

君奉天说,何解。

天迹说,小朋友精力过于充沛还不简单,明天开始你带他习武,哦还有,你记得给他按按。

那是一段让现任的德风古道主事不好意思回想的日子。玉离经本是极其自律的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苦他吃得,武艺进展也如日行千里,令人刮目相看。只是,玉离经也是极其怕痒的人,耍遍了小手段也逃不掉每天晚上被君奉天摁在腿上揉到软了腰红了眼一边咯咯笑一边声音都能滴出水来地喊义父,真是……

后来,他也再没经历过这等窘态。起初大约要感谢义父严格的操练和精湛的按摩手法。再后来,他便有了别的法子。


————————————————————————————

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么雷?????【抱着脑袋怀疑人生

评论 ( 3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