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地宣布我喜欢吵架歌。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布袋戏深坑挣扎 爱艳文 不喜新金光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二三】再过二十年我们互相怼

*还是存文。

*这篇是瞎几把扯淡的原著向,同窗时除了老二貌似用的就是御兵韬这个名字以外其他全都是我瞎编的,反正扯得开心。

*勉强有一点苗头但毫无实际进展的二三。假装是粮食也可以。

——————————————

作为第三个抵达位于尚贤宫的墨家智者进修班的学生,欲星移的学号是三,跟随的师者则是如今任上的九算老三。

对于即将修读的学院这种随性的导师分配方式,他的内心充满了疑问。

跟着钜子一起视察新学子的绿毛青年冷漠地说:“身为进修班的一员,希望你已经学会了用思考代替发问。”

连轻蔑都算不上的淡漠眼神看得欲星移大为光火,于是他把疑问愣生生憋回了肚子里。

事实证明,没有当场挑衅这个看起来风吹就倒的绿毛的权威,是个正确的选择。

鳞族百年未入中原,一路行来路边的贩夫走卒见他耳际生鳞只觉得是大鲤鱼成了精,三番五次差点被人捉去清炖,欲星移不仅心里苦,更担忧到了学宫面对同窗当如何是好。谁知此番一看,本届进修班的同窗者从垂髫小儿到耄耋老翁可谓是各色琳琅,还有位风情万种的丰满女士(重点一定不在丰满上,他保证),如欲星移这般比正常样貌仅仅多出几片鱼鳞的存在根本不起眼。众人都专注于打探一老一小的实际年龄,而彻底忽略了同班还有一只鲤鱼成精。

呸,你才是鲤鱼成精。

欲星移身为尊老爱幼的海境师相,即便无人知晓他的身份,也当以师相的行为准则自律。于是他自觉唾弃了这种不尊重他人隐(年)私(龄)的行为,环顾四周,一眼就看到了铁骕求衣。

哦不,这时候还应该叫御兵韬。

不能怪作者为了拉郎而强行让他一眼看到,毕竟在一大圈八卦的人潮汹涌中,最显眼的只有两位在位置上岿然不动的人,其中一个还是那位浑身散发着“死亡之眼,生人勿近”气场的绿毛。相比之下,脖子上绕着一根大辫子当围脖的御兵韬就看起来格外的诚恳耿直,连发型都是那么的乡土自然、和蔼可亲。

“幸会,我是欲星移。”他将椅子挪近了些,摆出屡试不爽的和善微笑。

大辫子端端正正地转过身看了他一眼,严肃道:“御兵韬。幸会。”

然后他又转了回去,继续严整地直视前方。

你们人族就这么不会交际?欲星移连接话的茬都没有,也只好闭嘴,与新同桌一同平视前方,指望着负责的师者来打破这沉默的尴尬。

半盏茶过去后,欲星移终于感受到了墨家迟到蔚然成风。他悄悄瞥了一眼依然腰杆笔直的大辫子,有那么一点想要学绿毛瘫软在椅子里。

“武者?”

欲星移眨巴了三四下眼睛,才意识到这话是大辫子同桌对他说的,赶忙抓紧这聊天的开头:“算是,粗通剑道。兄台看来武艺过人,敢问专精何种兵器?”

大辫子压根没准备回答他的问题:“散学后,中庭,切磋一番如何。”

第一次见面就约架,越发不懂你们人族了。欲星移心内一百只乌贼奔腾而过,表面上却微笑:“同窗邀约,欲星移却之不恭。”

大辫子颔首不语。

不远处的绿毛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又趴了下去。

与老二的第一架具体打得如何,欲星移声称时间太久远他早就(选择性)遗忘。总之当日傍晚他就在求学记事本上“敬而远之”的一栏里工工整整地写下了“御兵韬”三个字。

然而综合他墨家进修的一年生涯来看,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话说还头。

欲星移对御兵韬敬而远之的策略大约实行了一个半时辰——要么怎么说变化总比计划快呢。打破这个计划的,是无情的现实。

墨家,穷。

身为鲛人,欲星移本以为墨家会本着平等善待海产,啊不,其他种族的原则,给他分配一个带水池的单间。谁知负责住宿分配的墨者看来对鳞族早已进化到无需常常泡水了如指掌,无情地取消了他作为留学生的特权资格。

“特殊单间只有一个,”墨者翻着手上的小册子跟他解释,“分配给有需求者。”

这个有需求者,欲星移转念一想,就知是那个丰满的姑娘。他正要表示理解和服从安排,墨者又不耐烦地补充了一句:“虽然她表示很愿意与其他进修者分享双人间……”

“……但我希望你们是来进修智计,而不是儿女情长。”钜子把黑板敲得直掉粉。

黑板上写着大大的“不许早恋”,然而欲星移左看看,右看看,觉得一班同窗中符合“早恋”先决条件的,可能只有那个头顶茶壶的老七玄之玄。

但是墨家的校规不容反驳,就连坐在后排翻书的绿毛,都只能翻着巨大的白眼在“决不早恋”的倡议书上签了字。欲星移探头瞥了一眼,绿毛的书法说不上好却也说不上糟,最大特点就是和这人一样,病骨支离的伫着“默苍离”三字。

在这一倡议下,老五作为重点保护对象独享单间宿舍,默苍离作为重点培养对象一直住在钜子的偏院,其他的进修者只能两人共享一间。

欲星移从小到大还没与他人同宿一间房过,此时两眼茫然,根本看不出哪位的皮相更利于维护寝室生态。周围学子很快三三两两结对成功,他看看拄着拐的老大,心想老人家呼吸不畅夜尿频繁,排除;又看看嘟着婴儿肥的老七,心想跟家里那个熊孩子堂弟一般高,说不定一样的折腾人,排除;再一扭头,老四老八已经一拍即合欢天喜地的登记——我是说,登记宿舍——去了,就只剩下他和岿然不动的同桌御兵韬面面相觑。

他的敬而远之计划,在这一刻正式宣告破产。

……什么,你问老九?

不是说了吗,墨家迟到蔚然成风,老九同学,显然深谙墨家学风特点,开学当日根本没有出现。

——————————————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