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地宣布我喜欢吵架歌。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布袋戏深坑挣扎 爱艳文 不喜新金光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喻黄]文字泡高手

·Lo主固定技能白开水文风+不好笑的逗比,私设满地,ooc,接近Gen的PG(笑
·北方腔+颜文字出没again。【虽然Lo主其实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_(:з」∠)_
·去年黄少生贺想的梗,囤到现在也没怎么写,发出来激励一下自己填坑w
·刷了一点点郑徐



PART 1

“报告队长!我觉得我们的王牌被掉包了!”郑轩挥舞着夹着小笼包的筷子对着喻文州大喊。
正在取早餐的喻文州本来并没有把的这句话当回事,继续微笑着跟阿姨点了一份布拉肠和一杯豆浆,然后他看到了默默在一边舀着艇仔粥的黄少天。
“少天早啊。”喻文州把早餐在黄少天座位旁边放下,随口招呼着,倒了杯热茶涮筷子。
黄少天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喻文州颇有些疑惑地偏头,觉得刚才仿佛听见什么东西落进水里的声音,待到看时却只见到黄少天有些慌乱地在碗里搅动。
“少天别挑食。”喻文州拿筷子点点黄少天桌子上那一滩子姜丝葱末。黄少天没理他。
这下就连塞了一嘴的小笼包也阻挡不了郑轩吐槽的脚步了,小郑同学喷着肉末星子于隔壁桌拍案而起直奔黄少天,伸手就往耳后搓:“卧槽,是不是人皮面具呢?!这是轮回派周泽楷来打入我大蓝雨了吧!我跟你说,学人得学像啊,周队你这就是吴邪装三叔——分分钟露怯!”
一把没拦住的徐景熙在郑轩身后露出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今天黄少的话痨技能是转移到了郑轩身上吗?!
黄少天的手速也不是盖的,抄起筷子就拍掉了郑轩的魔爪,却依旧拉着脸没说话。徐景熙伸长手把还打算到喻文州面前继续作死的郑轩扯了回来,后者好容易吞下了嘴里的小笼包,就立刻扒到他耳边鬼鬼祟祟地说:“诶你说,要是真的换来了个周泽楷我们吃不吃亏?”
徐景熙心虚地瞥了一眼背后恍若未闻的喻文州,好悬没把豆浆扣到他脸上。

一群人食不知味地吃完了早饭,临出食堂郑轩还一步三回头地往依然坐着的黄少天那张望着,终于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眼尖地觑见黄少天猛然推开了那碗饱经风霜的艇仔粥站起身,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喻文州身边,扣住他的腕子就走。
“嗷嗷嗷景熙快来!”郑轩半拖半抱地给自己找了个共同八卦的战友,自以为安静地一路尾随着两人弯弯绕绕,来到了喻文州宿舍。
然后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掏从喻文州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进去了。
徐景熙还没从眼前画面的违和感中走出来,就发现原本跟他一起潜伏在墙角的郑轩不见了。再一扭头,发现这货正在背后跑圈,口中还不断“卧槽卧槽卧槽!!!”
……今天的郑轩,画风好玄妙啊。徐景熙扶额,还没来得叫郑轩收声,就听走廊那头传来一句:“景熙,郑轩,还不去训练?”
“TTATT队长我错了!”无辜中枪的治疗拉着罪魁祸首扭头就跑。

事实证明,两个宅男屁股后头若是追着黑脸的韩文清,一口气从宿舍楼跑回训练室大概也是潜力之中的事情。徐景熙连滚带爬地进了训练室就瘫进椅子开始捯气,那边郑轩居然还沉浸在方才的激动之中久久未能回神,徐景熙上下打量了郑轩好几圈,觉得眼前应该还是他昨天见过的那个如假包换的郑·死宅·亚历山大·轩。
“今天怎么就这德行呢?”难道我大直蓝抗击了这么久还是被楚云秀洗脑成功了吗!
“嘿嘿嘿嘿你不知道啊嘿嘿嘿嘿……”郑轩淫笑着转过头来,又往他耳边趴,吐出来的热气呵得徐景熙一阵毛骨悚然,赶紧把他从肩上扒拉下来:“啥!”
郑轩被他嫌弃地一瞪要死不活地直了直身子,继续淫笑:“跟训练营的小姑娘搭讪,只要讲点喻队和黄少的事儿绝对就能成——”
徐景熙越过郑轩肩头看见迎面走来了好奇心能团灭一个猫中队的卢翰文小朋友,立刻很没义气地站起身,急匆匆撂下一句“什么鬼话”扭头就走。

等他看起来怒气冲冲的背影消失在门边,郑轩那没收住的后半句话才轻轻地落了下来:“还有我跟你……”
湿热的训练室里空调嗡嗡地疯转着,郑轩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椅子,苦笑了起来。
“大概是不能成了吧。”

“成什么成什么?”卢翰文的脑袋突然探了出来,“景熙哥不成了?是什么绝症吗!”
“呜哇这个小鬼头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徐景熙你倒是告诉我一声啊——”


刚吃完早饭就被黄少天一言不发地拽回宿舍,喻文州颇有些莫名其妙。他这边让队员回去训练的话音还没落,那边黄少天就老大不耐烦地一把把他拽进了屋,接着关门,落锁,还趴在猫眼上往外看了看。
……手劲还挺大。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揉了揉手腕,回想了一下今天黄少天哪儿不对劲。
……哪儿都不对好吗。
喻文州头疼地看着自家头牌,哦不,王牌,决定还是先怀柔:“少天有事?”
黄少天憋屈地涨红了脸,眼睛都泛起了水光,好半天才无声地点点头。
喻文州看他这样瞬间觉得这事儿肯定了不得了,指不定就是什么绝症大灾的,自己把自己都吓出一身冷汗。暗暗打量了一番也没能看出异常来,只好故作沉静地把黄少天拉到书桌旁坐下。“有事就说吧,有我呢。”
黄少天泪汪汪地看了他五秒钟,没说话。
喻文州温和地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半分钟,没说话。
喻文州继续微笑。
三分钟,继续沉默。
喻文州觉得脸有点僵。
五分钟,依旧沉默。
喻文州抑制住揉揉发酸的脸部肌肉的冲动,心想:比一个话痨的黄少天更让人头疼的是一个沉默的黄少天。他正要开口,就被黄少天扑上来捂住眼睛压在了椅子里。
……有种接下来要被强吻的预感啊。一刹的静止中喻文州颇为欣喜(?)地想。
然而任何一种预想都没有到来,喻文州妥协地闭着眼睛,感觉到黄少天半倚在他身上不安地扭动着,温热的手心也渐渐地有些湿意。
然而依然是寂静。
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从重压下挣脱出一只手,缓慢而坚定地覆在黄少天盖着他眼睛的右手上:“少天,你说吧。”
“啊啊啊啊队长去我从大早起来就觉得自己在吐文字泡我是不是精神失常了啊!快告诉我这是幻觉啊!”
脸颊上出现了柔软的触感,人类体温的暖意让喻文州猛然睁开了眼界,然后愣了一愣。
……诶?
 

[TBC]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