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hy am I so kinky...*no regret*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音乐剧是好文明!
艳文本命 布袋戏深坑暂脱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沙雕向】Deja vu (II)

写哪算哪,后续随缘,上文点我

Character:这次主要是史爸藏爹双子,被迫成为大BOSS的默老师,以及一系列有迹可循的打酱油人士。

Pairing:大概没有。实在要说……史藏史无差?

Rating:Gen

Notes:loosely based on elements from the TV serie Day and Night .

补起了设定,但写着写着跑偏了,现在看来标题一点意义也没有hhhhh

 罗碧先生的第一天上班。

 笔者沙雕面目终于浮现(x


9.

送报告的小警员推门的时候,正看到史艳文用半杯温开水送下了什么东西。

史艳文照常招呼他,小郭来啦?报告放着吧,咳……我去开个会,回来再看。

他咳嗽的时候把拳头放到嘴边挡着,遮遮掩掩的样子,大概是不想让人知道。

警员小郭同志没有多说话,放下报告就出门了。

结果午饭还没吃,全队都知道了铁打的史队长也有生病的一天,纷纷从柜子底端抠出一点过期的没过期的喉片维C中成药前来探病。到后来支队长办公室的门索性就敞着,免得被人轮番轰炸敲出一个坑来。

这其实不能怪小郭大嘴巴。

主要是史艳文在开会期间——顶着有些歉意又理直气壮的笑——咳嗽带喷嚏闹了个天昏地暗,吓得坐在对过的政治处主任脸色煞白几乎以为非典重临,黄局借机询问要不会议到此为止没说完的交个材料。

皆大欢喜,一拍两散。

总算可以把白眼翻到天上去的老局长用力地拍着心爱的下属的肩膀,恨不能奖励他半天假期。

史艳文说不用不用,轻伤还不下火线呢。

好小子!黄老局长说话年纪不小嗓门也大,拍肩的力道更是雄浑。几个科室都偷偷摸摸探出头来,还以为局长终于要对某些尸位素餐的官僚进行大快人心的物理攻击。

史艳文被他一记重击险些让口水呛到,这次咳的就格外真情实感,脸涨得通红,脚步虚浮地下楼,一时恍惚走进了支队办公室。

成功骗取了人民群众,哦不,人民公仆们的集体慰问。

到最后默苍离上来递尸检报告,看到他就把挂在耳边的口罩带上了,往后连退了好几步说,你趁早回家,不要污染证物。

史艳文接过实习小姑娘递过来的一包纸巾捂着鼻子,瓮瓮地说,得了吧,我就一热感,还能虚成豌豆公主啊?

还有,他觑了默苍离一眼,证物都放证物室去了,这哪儿还有能污染的?

默苍离大义凛然:我。

史艳文:……报告给我吧。

他一路走一路翻完了报告,最后停在大办公室门口,一抬眼发现包括默苍离在内的五颜六色十几对眼珠子从四面八方看着他,干咳一声:散了散了,干活去,早点干完回家歇着,别在这儿耗。

指指自己的喉咙,说,前车之鉴。

吞了半盒子巧克力的嗓子齁得又低又哑,这会儿刻意站在走廊上说给全队人听。

铺垫做得足足的。

——特别不信任他亲弟的演技。

就是装得太像了,以至于当晚队里接到出警电话的时候,险些没叫他来加班。

10.

班还是要加的。

这是原则。

罗碧对这种原则嗤之以鼻,尤其是面前这位有原则的好同志在前一天尝试了凉水冷风炸鸡烤肉糖果等诸多致病因素今天终于慢半拍地遭到了报应的时候。

史艳文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挣扎着要爬起来换衣服。

被罗碧一手制裁。

你去顶个屁用,罗碧说,歇着,我去。

史艳文说,我不放心……

罗碧说,你是看不起我的智商?

史艳文说,不敢不敢,您是特殊培养的植株,我只是科班大白菜。

那你这是……怂了?罗碧一边翻衣领一边奇道。

史艳文拉过毯子蒙住头,说,反正出事儿了也是你趁虚而入打昏了我,好自为之。

事前对好的说辞怎么听起来这么让人憋火呢!罗碧“哐”地摔上了门。

然后想起来现在他姓史不姓罗,赶紧站在门口,干巴巴假惺惺地找补,哎,今天风真大。

噗——

里面的人笑出声了!

别以为他没听见!

11.

罗碧混了这么久,这还是头回进局子……啊,不是,走进分局。

他按照史艳文的惯例插着口袋,脸上罩着他自己的惯例——一个巨大的口罩,感到身份的边界开始模糊。

虽然这回口罩是白的,一股子消毒水味儿。

一踏进二楼,队里来来往往全向他行注目礼,被一水儿警察盯着审视,罗碧差点本能反应要敲窗跳楼。

史队好,大家说,感冒好点儿了吗?

罗碧矜持地点头,高深莫测地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眯起眼睛假笑了一下。

这意思是没用一毛钱可信度的——“还好”——史艳文语满分的罗碧同学如是解读。

哎今晚说不准还要通宵呢,史队辛苦啦,炎症记得吃药。

罗碧含混地哼了一声,表示,不辛苦。

按着脾性有点累,但假扮他熟悉得有几根腿毛都知道的(艺术夸张手法,真的)同胞兄弟其实不难。

况且出个案子,史艳文身为队长,肯定要找技术队谈痕检。再指导一下新来的小姑娘,作为人生导师跟她谈谈家庭成长。

完美。

罗碧正嘚瑟,默苍离提着箱子哒哒哒从他身边经过,瞥他一眼,说,来的正好,出现场吧。

说完头也不回,根本不容他拒绝。

罗碧麻木地跟在主任法医身后走出分局大门,想起史艳文前几天严肃认真地对他说,千万,千万不要跟默苍离多说话。

看着洞开的车门,就像看着地狱的大门。

12.

罗碧心好累。

卧底的时候也得循序渐进啊,哪儿有一上来就给你杵到终极难关面前斗智斗勇的。

终极boss默苍离偶尔跟他说话,罗碧只好假装病的昏昏沉沉,含混地答应,嗯、有道理、是吗、再看看吧。

感觉自己活得像个捧哏。

他带着默苍离跨进警戒线,觉得身后这位当年警校高材生的眼里充满了怀疑,只好插着口袋假作沉稳,四处转了一圈查看了现场脚印情况和尸体摆放位置,这才走到蹲在地上的白大褂身边,问,死亡时间?

默苍离说,大概四到六小时前。

罗碧眼看他惜字如金,只好又清嗓子,问,原因?

默苍离不答话了。

罗碧几乎觉得自己要露馅,呸,看什么闺女,就不能等吗,说得好像在边境流放个三五年就能死了似的。

其实确实能死。不过这不是重点。

他谨慎地看着默苍离把手悄悄伸进大褂口袋,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听说这位法医大人精神攻击满分,奈何物理战力只有5。

要不在他喊出声之前就敲晕吧,罗碧勉为其难地想,就说离尸体太近,臭晕过去了。

然后默苍离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掏出了一个罐子丢到他身上。

卧槽这啥,生化武器?

你们支队还窝藏这种危险物品?

罐子掉到地上,默苍离凉了吧唧地说,水果味儿的没了,薄荷的凑合凑合吧。

罗碧低头一看。

喉糖。

13.

罗碧被迫吃史队长的喉糖的时候,真正的史队长正在家里对着电脑犯愁。

他可是真愁哇,你说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为什么好容易做到二把手的罗碧会为一次莫名其妙的火并背锅?

为什么为国献身兢兢业业十几年的卧底会为了看一眼闺女就玩忽职守?

为什么他这个公正廉明无私奉献的道德楷模会为了纵容胞弟见几趟闺女就想出这种昏了头的招数?

他犯愁的时候,笔者也在对着电脑犯愁。

你说为什么呢?

然后史艳文想通了。

那是因为,这是一篇沙雕文啊!

沙雕文哪来这么多为什么!

笔者认为,他说的有道理。

外篇扯淡

史艳文被灌了一口咳嗽糖浆,默默地擦着下巴上的糖渍,说,你那个案子还挂在我们队名下,提到的时候注意表情管理。

罗碧一边拧好瓶盖一边回忆了一下史艳文上次说他案子的表情,然后突然非常古怪地看了过来。

正牌警察先生十分疑惑,怎么,你们卧底这点演技都不要的吗?

罗碧说,我糙,举报我还有赏金的吗?

史艳文像看智障一样看了他一眼,说,你这个人,缺乏做一名有正义感责任感的好公民的品质。

罗碧心想废话,要不我俩长一样他们当初为啥没挑上你。

-tbc/fin-

评论 ( 3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