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hy am I so kinky...*no regret*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音乐剧是好文明!
艳文本命 布袋戏深坑暂脱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翻出一个两三年前没头没脑的老梗。


艾斯谢尔·诺曼仍旧不习惯自己“能飞了”这件事。事实上,内心深处他还在自我哄骗道:“哦,拜托,AC,你只是比别人跳得更高些罢了,好像这对你来说是什么新鲜事一样。”

假话。这真是新鲜极了。

尽管初次飞行的意外体验给他留下的只有一段窘迫的经历和额头上的一个肿包,但当他回忆起艾尼亚从窗户里抛出“魔法残余”和“你能飞了”几个字的时候,他仍旧要用上十分的自制力才能不让自己像一个八岁小男孩一样欢呼“太酷了”。

其实一起被抛出来的还有一罐沐浴露。这部分一点也不酷,而且很疼。“不小心走到(或者飞到)正在洗澡的耶尔丁小姐窗前不是什么好主意,即使这窗子在三楼也一样。”他额头上的肿块叫嚣着要求他记住这一点。

艾斯谢尔想到这里,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让仍旧淤青着的地方。

“集中注意,诺曼先生。”罪魁祸首艾尼亚·耶尔丁小姐无情地用报纸卷敲打他饱受摧残的头颅,“你还不能控制这种能力。要是你像气球一样在大街上飘了起来,我保证下一次这么出来的时候我会牵着两根绳子。”

目前套在绳子里的白狼先生不满地扭过头“汪”了一声。

艾斯谢尔张大了嘴:“我以为你告诉过我它是一只北极狼?”

“卡尼斯过了汪星语六级。”艾尼亚如是说。

他们沉默地走过了两个街区。艾尼亚牵着狼,艾斯谢尔抱着一大袋土豆、包心菜和洋葱——耶尔丁先生钦点的健康晚餐。

“你一定是开玩笑。”拐过一个拐角时艾斯谢尔突兀地说。

“当然。”艾尼亚语气轻快,“卡尼斯只有一根牵绳,而他真的——我是说,真的——非常讨厌分享。”

艾斯谢尔完全没有道理地大大松了一口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