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hy am I so kinky...*no regret*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音乐剧是好文明!
艳文本命 布袋戏深坑暂脱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家国天下组】未亡

Fandom:金光布袋戏

Pairing:默史

Rating:Gen

Wordcount:534

Notes:尬了个小短文。好久没写过东西现在像个三流文盲orz


————————————————————————————

他死的那天,天阴无雨。

无雨吗?

史艳文提着笔思索了片刻,蘸饱的墨汁黯然垂落,濡湿了那三个字。

默、苍、离。

他看着一笺还未开篇便已脏污的祭文,哑然失笑:默苍离啊默苍离,来得轻巧,走得决然,连着遗留者的只言片语,都不被允许追随而去。最后留向人间足可凭吊的陈迹,除了他自手刃恩师后变得疏离漠然的长子,就只有那颗,染着鲜血、瘦骨支离的琉璃树。

高耸凌云的墓碑与白骨,皆无可再述故人风骨。一味向此追想,便是未曾懂他了。

可若说真要说,故人遗骨他未曾得见,入梦自然也是不曾想望的。也许世事还未颓唐至默苍离要入他梦中面授机宜,已经是时下可得出的唯一的慰藉。

不可再求其他。

他自案上拾起那封无始无终的信笺,向跃动的烛火焚去。烛花吡剥炸响一声,惊鸿在青焰中腾起。

未掩上的窗前无端奔来一阵夜风,台上蜡炬与手中锦灰鼓动片刻,到底烛火垂死,灰堆扑向白衣。像是八千路途与日月轮转,终于向他的白衣染上了一点尘垢——作为亡故者的见证。

史艳文俯下身,黑发与白发尽数垂落,扫过沾灰的襟前,像是要掸掉这一点余烬,终又收回手来。

他直起腰,像世人所知的史艳文那样,又赴人间而去。

而其中被火焰烧去的多少未曾落笔的字句,也许要再随着这身白衣跋涉过千里仆仆风尘、血沼枯骨,最终由他自己,带向河的那端。

由史艳文自己,说给默苍离听。

评论 ( 4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