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hy am I so kinky...*no regret*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音乐剧是好文明!
艳文本命 布袋戏深坑暂脱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简单的跨棚双一哥脑洞。

其实想的是一个被全世界追杀的老素,跑着跑着在林子里见到了退隐的史爸,史爸给他把伤包了包,问他吃点啥,老素不回答,突然说,前辈后悔吗。


史艳文说,以一人之憾成苍生之幸,何言悔。

素还真道,江湖风波不由人,但若这风波从来不染身呢?

史艳文把他的血衣放进盆里,又将他染血的剑靠在墙边,反问,你是锦衣,或是剑?

锦衣藏于箧中,无腥无尘,便仍是一袭华袍;而剑……不开尘封,便不过摆设而已。

史艳文提起墙边的剑回身一抖,剑刃破风,猩红四散飞溅,凛冽如雪的剑光便被递到了素还真眼前。

史艳文道,剑锋或可染血,却从未为血所染。

素还真微微一愣,旋即接剑弹铗,朗声长笑:吾识其锋久矣,今日方知其骨。

于是一夜击节倾杯,以茶代酒,联床夜话,自不必提。


破晓。

一声鸦鸣。素还真睁开眼睛。

染血的衣裳仍旧濡湿,剑上的血迹却难觅踪影。他不及细细思量,自苍苔夜露之上提起剑,匆匆又踏前程。


而史艳文自浅眠中苏醒,撩开眼前的幂篱,见罗碧一脸不耐地向他走来。

在他身后,夕阳正将一抹红影投在浅牙色的睡莲瓣上。


————————————————————————

感觉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点把脑洞按进去……

而且怎么看怎么合适画图剪mv啊我这辣鸡文力真是肝不出来(手动豹哭)放在这就算了罢……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