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hy am I so kinky...*no regret*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音乐剧是好文明!
艳文本命 布袋戏深坑暂脱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看了一眼自己主页,一打开就是巨丧的自嘲……不行,我要把在微博夸爸爸的话拿来洗一下版!


2017/0908

再补一句。

中学时代很喜欢太岳先生(其实现在也很喜欢啦),家里那本吴晗先生著的传背后有一句佛偈(张先生致友人信中所引),当时就像一把刀捅的我死去活来,此时感觉安置在史、默二人身上也很合适。
“如入火聚,得清凉门。”
我对二人的感受,大约也如是了罢。



2017/0906

他太好了,我的语言匮乏到除了一个“好”字再没有什么能形容他。任何褒扬的词汇加诸其身都是以偏概全:“姿容秀美”是浅薄,“品行忠厚”是偏颇,或者只有“史艳文”三字足以形容史艳文——无需他人夸赞“仁善”,无需言论装裱“初心”,观者自然明了。
于是写他就变得尤为艰难了。一切空行分段、成分残缺、词语生造的巧技都是自以为是的矫饰,一切百转千回博人泪下的婉转情思都不是他的心肠,惯于玩弄词藻的笔写不出古朴的文字,更难描画他分毫。
若非要说……
他是儒,是侠,是士人也是市井;他是狡思筹谋者,又磊落如赤子,终其一生坦荡荡地向前奔驰,风刀霜剑临身亦不可阻其分毫;他是清圣桥上走下来的谪仙人,人们追随他却又背弃他,推让他做最艰难的抉择,然后在他光环的荫蔽下指摘他,仿佛一旦龙泉蒙了尘垢,白衣染上血污,宵小摘下他“玉圣人”的帽子,史艳文就不再是史艳文了。
何其可笑。
他的心自然永远鲜活滚烫,却不必捧出来给有眼如盲者品评,就如大道公义不必时时宣诸于口,声名性命也不过是可以牺牲的外物——思及此处,我倒似乎明白自己喜欢默老师的姿势了。



2017/0907

于是补充聊一聊默老师(。

总之喜欢默老师不是因为什么“毒舌”和“鬼畜”,这些太表象太噱头了,若是用以作为默老师的特征,我都要代他不平。大概就因为上文提到的两个属性,很少人用“好人”来形容默老师吧?但我仍旧觉得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呀。(甚至于每次我下笔写默的时候,写出来的默都简直是过分温和了:D)

史艳文和默苍离都是看过太多世间百态人心翻覆的人,无论看透人性后选择相信人性或者选择操控人性,终究殊途同归于救苍生匡正义的道路上,于此而言,二人皆是高山仰止的丰碑。我赞成大道大义也源自人性,却不能苟同用人性的鄙陋软弱去拘束英雄,用狭隘的心肠去揣度后者的胸襟。在一般的躯壳中,怎么就不能生出别样开阔的境界呢?

(至少及至剑影默苍离退场收线为止,我理解中的默老师、或者说我认为编剧展现出来的默老师,确实是这样一个英雄。)

可就像我不能够说史艳文全然为公一样,默苍离的筹算也不是完全无私的:譬如杏花君的生机,譬如他自己的死志。前者象征他尚未能完全抹杀的情感,他与人间最后的一道维系;后者象征连他也无能为力的绝望,拉扯他走向死亡的大门。

于是在他鲜血淋漓可敬可畏只不可近的表象下,默老师又是极其鲜活的。像是寒潭下的暗流卷涌,又像是绝对理智自持的瓦肯人贴在玻璃上颤抖的手指……

心痛。

也许没有这一切,他就真的是一个大家口中“很好很好”的人了。

评论 ( 11 )
热度 ( 56 )
  1. 羲和祈荷 转载了此文字
  2. 祈荷ANX7 转载了此文字
    不转载不足以一表敬意,对八以及对我深爱的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