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地宣布我喜欢吵架歌。

Star Trek/Holmes/元白/DCAU一生推
布袋戏深坑挣扎 爱艳文 不喜新金光
封面图by my神仙莲
话痨拍图见子博

© ANX7
Powered by LOFTER

【史艳文中心】Foundation

Fandom:金光布袋戏

Pairing:N/A

Rating:Gen

Wordcount:3354

Notes:存文。史爸中心。不靠谱架空。不懂疾控、法律以及一切军警问题……一切瞎掰,我有努力减少需要瞎掰的部分但还请高抬贵手。

Warning: #Main character death


——————————————————————————————


“确定了吗?”

电话那端沉默了半晌,游丝般的呼吸打在听筒上。

史艳文捏着手机的左手紧了紧,声音却轻松极了:“你知道网上怎么说——‘体液传播,百分百致死率’——不够严谨,也无大错。苍离先生,你我都不是看不开的人,最坏不过是……”

“杏花还在研究疗法,”默苍离打断他,“史艳文,现今言弃还为之过早。”

史艳文闻言笑了起来。他将手机搁在肩颈处夹住,双手飞快地将方才签好的纸片折叠收妥,没有回应默苍离罕有的宽慰,而是轻声道:“次晨送抵,请苍离先生收好了。顺便代我多谢冥医。”

“好。”默苍离答应道,“那你……”

“谨遵医嘱,自我隔离。”这次轮到史艳文打断他,“请不必为我挂心。”

默苍离听到他把什么文件装进袋子的声音,然后“啪嗒”一声,电话挂断。

默苍离看着手机上鲜红的“已断开”三字,想了想,打开联系人页面,点了杏花君。

他一字一字地敲下:我劝不动他。

短信发送。

年青的主任揉了揉眼下的乌青,转身推开了疾控中心大门。


史艳文失踪了。

默苍离再没有接到史艳文的电话,无需点破已心中雪亮。然而他坐在中心大厅看着屏幕,千万人的性命化作同样渺小的光点明灭,便深感个人性命的微不足道,数十年的交情在苍生面前依旧轻得就像一阵烟,甚至无法构成他说服自己片刻分神的理由。

他把手机设置为免打扰——想也知道,杏花君必然在任何间隙对他进行狂轰滥炸让他找史艳文去住院——没有与任何人分享他的预感。

他有儿子。默苍离想。此刻,他不是我们的责任。

破晓时他被前来换班的上官鸿信强行推出了门。昔日稚嫩的学生如今板着脸塞给他一包烟和一条围巾:“默老师,默主任,你现在待在这里也没有帮助。在憋死之前请出去透一口气,顺便给冥医回个电话行吗?”

默苍离没有拿围巾,却没有拒绝那包烟。他站在三天前给史艳文打电话的地方点上一支烟,然后接起了锲而不舍闪动着的电话。

“喂。”

“默教授,是我。”

是俏如来。


“我父亲失踪,您知道了吗?”

“嗯。”默苍离不置可否。

“父亲这两天跟您联系过吗?”

“没有。”默苍离捻了捻烟蒂,“72小时了,报警了吗?”

电话那端没了声音。

“我知道了。”

“父亲这个情况……”俏如来努力稳着声调,慢腾腾地说,“您也知道。他选择离开,多半是……”

默苍离沉默着。

电话那头的青年咬了咬牙,不得不将话说完:“……凶多吉少。”

默苍离还未答音,忽听电话那端一声惊呼,紧接着是物体翻倒肉体碰撞的一阵兵荒马乱,一个不甚熟悉的少年音色粗声嚷道:“你说什么!爸他怎么了?”

默苍离微微一愣:“史存孝?”

背景音里俏如来正焦急地责备幼弟:“银燕,别闹,把手机给我。”

“我不!”少年的委屈仿如洪流从通讯中汹涌而出,“默先生?您知道什么,您告诉我啊!”

默苍离在心里一声喟叹,在无数无能为力之间为史艳文的幼子选择了一条最温和的出路。

“存孝,去报警吧……”

他正想补一句“或者找你叔父”,手机忽而“嘀”了一声,电量告罄。

默苍离把手机揣进兜里,恍然想起,大约是没有人通知罗碧的,否则这位脾气火爆的队长或许早就成了某日头版头条的医闹——不,史艳文不会让罗碧知道。

透过玻璃门他看到大厅里匆匆走来的上官鸿信向他招手,没有一刻犹疑,默苍离直起疲惫的身躯向内走去。

衣摆上烟灰的去留无人问津,便随着主人一同去赴属于他的责任。


默苍离在疾控中心不眠不休了多少天,杏花君就在实验室和病房两头奔忙了多少天,精神紧绷到了极限,整个人都像个一碰就炸的爆竹。

更何况是这种事。

“临床实验?”杏花君拎起助手的领子咆哮,“连动物实验都没有通过,你们就敢临床实验?这是草菅人命!”

助手被勒得脸颊涨红,眼中泛泪,捂着领子辩解道:“实验对象已经是、是晚期了,他说、他说与其这样不如赌一把!我们也是为了病人!”

“现在呢?把人治进棺材里?”向来嘴硬心软的医生气得须发倒竖,甩手丢开助手就往外跑,“带我去隔离房!”

隔离病房内坐着失踪多日的史艳文,杏花君惊得几乎倒退了两步,才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病床上的史艳文倚靠着枕头,仍是未语先笑:“冥医先生,好久不见。”

他瘦得几乎支离破碎,昔日圆润的脸颊如今只余下高耸的颧骨和惨白的肌肤,身上插满各色软管,只留下一只左手因着输液针头固定良好而勉强能够活动——这左手也已是瘦骨嶙峋。

他的声音又轻又细,像他的掌骨一样,仿佛稍一用力便能掐断。

“我想……见罗碧。”

杏花君几乎是惶急地答应他:“好……好……”

他恍然忘记了一身密不透风的隔离服,伸手向口袋里摸着手机却遍寻不到,直到一旁的助手出声才如梦初醒:“史艳文啊,你先休息,我去、我去给罗队长打电话。你别多想,休息。”

杏花君头也不回地逃离了病房。

从医数十年,他第一次觉得那条连在病人身上的血线竟然如此刺眼。

那么细的一条线,他想,要怎样才能将史艳文与死亡隔开。


实验室里数台机器嗡嗡地跑分析,杏花君坐在一旁,心中憋闷。找到史艳文后,他给默苍离来回打了不下十个电话,最终福至心灵,从通讯录里找出了上官鸿信的私人号码。

默苍离说:“他让你找罗碧?”

“嗯。”杏花君答,“打过电话,关机。不会出事了吧?”

电话那头敲了几下键盘:“在出任务。”

“那……”

“除了上线,谁都联系不上。”

杏花君提着电话开始无头苍蝇般满实验室乱转,“苍离啊,我知道你不愿以私害公,但是史艳文他——”

“他也不会。”默苍离道。

“你!你你你——你们两个真是!”杏花君气得摔下手机,看着屏幕上的琉璃树碎成千缕万片仍不解气,又指着早就挂断的电话狠狠骂道:“什么圣人!我看是没人性!”


日升月落过几转,史艳文从起初的一把骨头,一日日瘦成了一股青烟。

杏花君忧心忡忡地查看着床头的仪器,助手畏畏缩缩地附在他耳边说,“抗体有效,但是……但是病人已经……”

“已经什么!”杏花君骂到。

“之前……之前做了太多次实验,又是晚期,病人的免疫系统已经……撑不住了。”

满室默然。

史艳文浑然不觉自己已被宣判死刑,只是偏过眼睛看他:“那就是……成功了。”

杏花君喉头哽塞,点了点头。

“哎,那艳文这条命……也……不亏。”

“史艳文!你说这种话,是在怀疑我的医术?”杏花君粗声粗气道。

病床上的人连笑都有些吃力:“咳,当然不敢……怪、怪我,讳疾……忌医……错过了,最佳……时间。”

瞧瞧,连借口都为他找好了。

杏花君咬牙道:“你不是要见罗队长?别这时候就丧气。”

“之前……思虑不周。 ”史艳文撑起眼皮勉强看了他一眼,又开了个玩笑,“请代我,请苍离先生帮忙……这时候,可、可万不能……不能让他逮到。”

真是心有灵犀!杏花君几乎捏碎了掌中的笔,只祈望让史艳文的时间走得再慢些。


然而罗碧太慢了。

即便是病骨支离的史艳文,他也没能赶上。


杏花君赶到时,罗碧正站在隔离病房的正中央,身边是一张空床。

史艳文躺过的病床。

“他人呢?”罗碧转过来,眼中怒意翻腾。

杏花君见过罗碧很多次,从未想象过要像面对医闹的家属一般面对他的一天,他茫然地、本能地向前了一步,挡在所有医生护士前面。

“我问你史艳文人呢?”罗碧向前两步,一把揪住了杏花君的衣领。

杏花君张口结舌。说什么呢,死了?很抱歉,我们尽力了?尽力了什么呢,在他身上实验,在他的血肉上浇筑为后人隔绝死亡的高墙?

他看着罗碧通红的眼角,说不出口。

罗碧颓然丢开手。

杏花君脱口而出:“对不起。”

罗碧摆摆手。

“你不用跟我道歉,”他指了指门外,“你没有对不起谁,这里所有人都欠你一条命。”

杏花君苦笑道:“唯独他不是。”

罗碧嗤笑一声:“这条命是他欠我的,跟你没什么关系。”

杏花君哑然。

罗碧站在病床边,伸出手无意识地摩挲了几下洁净的枕巾,他感受到杏花君的目光,便背过了身去。

“我不是来闹的。”他头也不回地说,“史艳文呢,我来带他回家。”

他像一个最为平和的病人家属,在退无可退的悬崖边提出最后的请求。

然而就连这个要求,杏花君都无法开口答应。


门口探头探脑的助手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匆匆塞进来一个密封袋:“罗队长……史先生说……这个给您。”

袋里是一部手机。杏花君接了过来,失手碰亮了屏幕:老照片的色泽下,是两张如同镜生的笑脸,锋利与圆转蕴在一般眉目之中,生出截然不同的光彩。

他像是误入了什么了不得的密境,匆忙将手机递给罗碧。

他知道史艳文写了什么。若是在往日,他或许会在史艳文敲下这行字时嘲一句“老式文人做派与现代科技的紧密结合”。

但不是今日。

恐怕也再没有后日。

罗碧一字一顿地读,在这一刻,声音像极了他的胞兄。他说:

山河为葬,当无憾矣。

此去珍重,切切。

杏花君看着罗碧眼中那道骤然醒悟的暗影,重又道:“对不起。”




End Notes:

*梗来自微博,大意是——“如果你本命cp中的一个得了唾液传染百分百致死的疾病,在死前对相方说‘亲我一下’,对方会不会亲”。

当然我这里早就跑偏了。

*本想写藏史,结果默老师和杏花戏份超多,藏爹几乎活在台词里。所以默史藏史杏史【什么还有这种东西?】或者其他cp就自由心证吧【笑

*bug好多懒得修。开头寄给默老师的是遗嘱。(←写到后面忘记了……)至于危险传染源史爸怎么还能乱跑……当他身份敏感不能在当地入院吧【x

评论 ( 3 )
热度 ( 28 )